旅游资讯

电击戒瘾背后,是数千孩子绝望的哭喊,父母的

Y教授这事,嘟妈本来没有什么关注,可直到昨天看了一个视频.看完后,害怕、心痛、震惊......几种感觉混杂在一起,整整难受了一个晚上,甚至连梦里都是孩子们绝望的哭喊。 Y教授的网戒治疗中心,早在08年的时候就被媒体曝光,当时就引发了社会上强烈的批评,在2016年的时候终于被国家关停。 可是前两天有网友发布微博称,十三号室又传出了惨叫声。 来源:新浪微博凤凰网视频 这一时间又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些年各种网络戒瘾和青少年管教中心的曝光有很多,比如说前一阵也是闹得沸沸扬扬的某某书院。 在网上随便一查,也有很多戒瘾中心的广告,不过这些机构良莠不齐。 嘟妈觉得真的有必要来科普一下关于网络成瘾和儿童、青少年家庭教育的这些事了。一、 Y教授的治疗方式 央视著名记者曾经深入采访过Y教授和他的网戒中心 在长达40分钟的采访调查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Y教授戒除网瘾所谓的“治疗手段”: 当记者问道:“您的治疗手段,就是要引起他们的痛苦,对吗?”的时候,Y教授是这样回答的: “必须要让他产生一种不舒服的体验,如果没有这种不舒服的体验,就很难实现这样一个效果。” 而这种不舒服的体验是什么呢?就是电休克治疗。 这是Y教授曾经长期使用的DX-2A电休克治疗仪,这种电休克治疗仪主要是应用于狂躁型精神病人身上,利用电流刺激,让病人获得镇定清醒。 这是一种抽搐型的电休克治疗仪,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因为安全性无法通过验证而停产。 就算在这个仪器的操作常规中,也禁止将这种治疗仪用于18岁以下的青少年,原因是会对患者的认知和脑电图产生不良影响。 当记者问起Y教授这个仪器是否会对孩子们的大脑产生不良影响的时候,Y教授先是轻蔑一笑 随后发表了一系列毫无科学实验证据的个人看法:“我认为...应该不会...我个人看法...” 当记者问有没有实验证据支持的时候,Y教授回答:“事实最有说服力” 那么什么是事实? 关于这个治疗仪的研究资料中写着,“会对患者的认知和脑电图产生不良影响。”这个就不是事实了吗? 事实与否到底谁说了算? 这种电流刺激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根据曾经接受过“治疗”的孩子描述,整个头部就像被针扎一样,并且持续了40分钟! 在2009年,这个采访发生前不久,网戒中心才将这种抽搐型的电休克治疗仪换为了低频脉冲治疗仪。 一名曾经接受过“治疗”的“患者”称,“如果把现在的低频脉冲治疗仪比作30根针通电扎你,那‘第一代’电休克治疗仪就是300、400根针”。二、 网瘾需要戒吗? 此前曾有消息称,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将游戏障碍归类为精神疾病,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事实上,目前网上流传的只是一个预览版,要到明年(2019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会员国批准才能通过,而正式生效则要到2022年1月1日。来源:WHO官网 而且关于到底有没有网络成瘾、游戏成瘾,该不该戒除、怎么戒除一直都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 比如美国精神疾病协会2013年发布的《精神障碍与统计手册》(DSM-5)虽然首次单独设立“行为成瘾”分类,但并没有把游戏障碍列为正式诊断,而将它列在附录的“尚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观察的精神障碍”中。 对于提出将游戏障碍归类为精神疾病的WHO,也特别指出,对于成瘾的诊断需要十分严格。来源:WHO官网 “就游戏障碍的诊断而言,行为模式必须足够严重,导致在个人、家庭、社交、教育、职场或其他重要领域造成重大的损害,并通常明显持续了至少12个月。” 并非喜欢玩游戏的青少年都需要去戒除所谓的网瘾,仅仅只是一小部分人才会受到游戏障碍的影响。来源:WHO官网 对于大部分儿童和青少年来说,喜爱网络和电子产品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 哪怕是作为成年人的我们,也是每天晚上不刷手机就睡不着,手机不在身边或者手机没有网络就觉得浑身不自在,难道我们也需要去Y教授那里做一下电击治疗吗? 只有一小部分真的对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并且已经产生了行为障碍的孩子,才能被诊断为游戏成瘾。 而这种诊断绝对不是像Y教授那样,随便从家长那里问两句就能下诊断然后直接拉去电击,而是需要一个仔细的全方位的评估,然后再通过一系列心理疏导和药物辅助来治疗。三、 电击治疗是什么? 目前在医学上确实有使用电刺激来进行治疗一部分脑部疾病和一部分精神类疾病,比如使用经颅直电流刺激(tDCS)来治疗脑卒中患者的一些后遗症,或者抑郁症等。经颅电刺激治疗 来源:UNIVERSITY OF CHICAGO DIVISION OF SOCIA 这种装置的不适感比较轻微,而且目前也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的报告。 类似此类的电刺激治疗还有很多,除了电刺激治疗以外,还有磁刺激疗法,顾名思义就是利用电流通过线圈时产生磁场,这些磁信号可以无衰减地透过颅骨而刺激到大脑神经。 比如说TMS(经颅磁刺激)。 这些都经常出现在神经科、心理科的治疗方式中,都属于让患者没有明显痛苦的治疗手段。 而Y教授电击戒瘾背后,是数千孩子绝望的哭喊,父母的使用的DX-2A抽搐型电休克治疗仪,属于第一代电休克治疗产品,当电流通过患者全身时,会引发极大的痛苦,引起机体的抽搐,从而在治疗时需要将患者束缚住。 所以早就因为医学伦理而被各大医院淘汰掉了。 图为一名“患者”在接受Y教授的电击治疗,在“治疗”过程中,会有多位“盟友”帮忙按住头、口和四肢,直到“患者”诚恳认错为止。 “盟友”为网戒中心中对其余接受治疗的孩子和孩子的父母的称呼。 现在通常使用的电休克治疗仪是第二代产品,是无抽搐型的,在第一代的基础上加入了肌松药和麻醉药,目的是尽最大可能的减少患者的痛苦。 而像这种高强度的电休克疗法,在临床上也多用于药物治疗无效、便有高风险自杀、自伤和拒食的重度精神疾病患者。 在最开始的视频中,当孩子第一次进入治疗中心后,他的表现到底哪里符合一个重度精神疾病患者的定义?更何况连基本的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都没有,直接骗到”治疗室“进行电击。 这到底是在给孩子进行治疗还是在做电刑? Y教授所谓的治疗方式不过就是将孩子囚禁在治疗床上,一边威逼利诱、一边施以酷刑! 这不是治疗,这是虐待! 通过暴力手段无法挽救任何人,只能将这些孩子推入更黑暗的深渊。四、 该去治病的是Y教授们和这些父母! 看完视频后,Y教授的笑容一直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这种治疗方法是在太过恐怖,太过令人毛骨悚然了。 甚至在所谓的“心理大课堂”中,竟然还有跪拜Y教授这一项活动! 你原本以为现代社会不会再出现如此野蛮的“治疗手段”,甚至你抛下自尊假意向恶魔求饶,因为你相信你的父亲一定会带你回家,但你最后发现,你以为的全都是错的。 记者在网戒中心采访了一个正在接受治疗的小女孩,当她问到“你觉得你是真的清醒了,还是因为害怕服从了?”的时候。 孩子一边说着“真的”,一边哭了。 首先需要治疗的不是这些孩子,而是Y教授此类人,和这些不与孩子沟通的父母。 在采访视频的最后,当记者问到,有多少人不知道怎么跟孩子沟通的时候,大部分家长都举起了手。 有研究发现,无论是父子沟 通还是母子沟通,只要亲子沟通质量较好的青少年,他们网络成瘾的可能性就更小。 来源:冲动性人格、亲子沟通对青少年网络成瘾的交互作用分析 记者采访了一位送孩子去治疗的父亲,他说“他要是能恐惧一辈子,也未必是坏事。” 这话要是让孩子听到,该是多么心寒啊! 很多家长不但不会和孩子沟通,甚至不想与孩子沟通,因为这些家长并不是想要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孩子,只想要一个听话的木偶。 一位家长说,“他小时候不是这样的。” 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们会经历三个叛逆期,在这期间可能会无数次的让你生气、伤心甚至杀了他的心都有,可难道你从未与你的父母争吵过吗?难道你事事都顺从了你的父母吗? 能够事事顺从的,那不是人,不是孩子,那是没有灵魂的玩偶。 听话乖巧的孩子是不可能写出“欲与天公试比高”这样的诗词的,不是吗? 趁着孩子还小,多陪伴他,多跟他聊天,多抱抱他亲亲他,给孩子足够的安全感和理解,坐下来,好好听宝宝说他在幼儿园发生的事。如果他做错了,不要严厉制止,严厉制止和冷嘲热讽只能将孩子的心与你越推越远。可以讲清楚利害关系,就算宝宝可能一开始听不懂,多说几次总会明白。 记得保持足够的耐心,要知道,父母的行为宝宝是会去模仿的,你可以回想下,你现在的很多行为是不是也脱离不了你父母。 也可以制定一套奖惩机制,比如宝宝做的好就给一个小红花,集齐5个小红花就能获得一个小奖励。 如果你发现你的宝宝出现了一些行为障碍,自己已经无法纠正,那请务必求助于正规三甲医院的精神心理科医生,防止孩子受到不必要的伤害,造成一生的阴影。 千万不要以爱之名,行伤害孩子之实。 截止到24日17点,该中心回应称惨叫声是一位8岁精神迟缓患儿发出的。 来源:新京报新浪微博 (本文未标示截图全部来自于央视节目《新闻调查》中的采访) 参考资料| 1.邓林园, 武永新, 孔荣,等. 冲动性人格、亲子沟通对青少年网络成瘾的交互作用分析[J]. 心理发展与教育, 2014, 30(2):169-176. 2.游戏障碍.http://www.who.int/features/qa/gaming-disorder/zh/,2018. 3.世卫组织发布新版《国际疾病分类》.http://www.who.int/zh/news-room/detail/18-06-2018-who-releases-new-international-classification-of-diseases-(icd-11).2018分享本文,孩子还小,请多与他沟通!

上一篇:杜光晓:今日金价关注1230一带压力
下一篇:房价降了!成都10月最全房价出炉!近8成区域价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