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余秋雨和马兰_余秋雨和马兰_马兰:余秋雨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38岁前


  或许年轻一代的人已经不认识她了,或许也淡忘了她参演的一部部戏,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备案成剧,即使在82年开拍,86年上映,但在新世纪出生的我们在孩童时期,就喜欢把遥控器调到CCTV频道,在炎热的夏天,吃着冰镇西瓜,在大摇头扇下为毛猴子和猪八戒之间的斗嘴而欢快的大笑。


  不管看过多少遍,但还是觉得看不够。在这部“老少通吃”的剧中,她也参演了,或许还记得唐僧的母亲吗


  也就是大臣殷开山的女儿殷温娇。她就是黄梅戏演员马兰饰演的。书中说殷温娇“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这句话我认为形容马兰年轻的时候也不为过。


  


  马兰《西游记》剧照


  马兰是安徽人,1980年从安徽艺术学院毕业后就职于安徽省黄梅戏剧院。与吴琼、杨俊、吴亚玲、袁玫被称为黄梅戏“五朵金花”。能被大众冠以这样的盛誉,就能知道马兰他们唱腔和表演艺术在黄梅戏之中来说,是多么珍贵的。


  因为马兰将饰演人物的性格和形象表演得活灵活现,加上她对自己声音技巧性地把控,给观众带来的是一场视听性的盛宴,所以在这忙碌喧哗的世界里,欣赏者将这一场盛宴当作是对自己的告慰,从中获得短暂地安宁。


  这也可以解释马兰为什么会家喻户晓的理由。


  


  马兰黄梅戏剧照


  机会总是青睐于有准备的人,在1981年12月,马兰在香港演出《女驸马》一炮走红。单说剧名可能大家都不熟悉,但是“为救李朗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新鲜……”。


  朗朗上口的旋律熟悉到让我们这些出生在新世纪的人充满问号,因为按道理来说马兰这歌太久远了,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是很难接触到的歌曲。或许在某个地方,大妈大爷还在用播放机播放着《女驸马》,给路过的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自此之后,她的演艺之路高歌猛进,用当代演艺圈的话语来说是通告不断。或许有人会说一个艺人最重要的是用奖项来证明实力,她也做到了。


  1987年获得第四届中国戏剧奖。


  1987年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


  1988年获得第8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女主角奖。


  1988年获得第6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女演员奖等。


  


  马兰


  在38岁那年,马兰离开了安徽。现与丈夫余秋雨定居于上海。现在的我们看来,这是一段才男佳女的绝配婚姻,但在上世纪末,外界的闲言碎语不断充斥着这段姻缘。


  马兰和余秋雨的年龄相差16岁,那时恰逢马兰风华正茂,并且是以演员活跃在大众的娱乐时光里,所以这段“叔侄恋”无疑是足以登榜各大新闻社排版的事件,马兰并没有理会外界的纷纷扰扰,反而举手投足都让人觉得她格外幸福,她也并没有因为一些不好的议论而后悔这段婚事。


  在和李红离婚后,余秋雨很快便与马兰结婚了。


  在2000年的时候,马兰离开了安徽,那时大家都以为跟很多女明星一样,结婚后就淡出了。


  但在2006年的时候,一篇名为《马兰离开安徽的真相》的文章在博客上发布,文章提到马兰是被迫退出安徽的,并要求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发还马兰被扣押的人事档案。


  这一新闻立马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都想知道马兰究竟为什么会离开风头正盛的安徽,为什么离开后就鲜少演戏出作品了


  


  余秋雨


  对于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来说,这是让它处于矛盾的浪尖上。公众的广泛讨论让安徽黄梅戏剧院发布了《如鲠在喉,一吐为快》进行反驳。在这分不清孰是孰非之间,丈夫余秋雨力挺马兰,他说马兰心中无恨,因为她不必再重复严凤英的后路。


  我觉得马兰也活得更开心了,在不如意的工作环境下,即使再喜欢这一门事业,自己的心态也必会受到严厉的考验。


  余秋雨曾被记者问过是否结婚后把马兰雪藏了,余秋雨说他很支持妻子马兰重登舞台演出,但是由于市场的不公平机制,让她觉得没戏可以演了,那为什么还要呆在那里,并不是因为和余秋雨结婚而淡出视野。


  在这里,余秋雨不仅仅是一个丈夫的角色,还是一个懂她,敬她的一个知己的角色。


  苏轼说,长相知,才能不相疑;不相疑,才能长相知。余秋雨始终相信马兰,站在马兰的这一边。


  


  余秋雨接受采访


  在一次访谈里面,访谈内容说到前辈严凤英在38岁正值大好时光,风光无限的事业期的时候,她却吞下100颗助眠药自杀了。


  那时,马兰才9岁,马兰的母亲也是从事于黄梅戏的演员,父亲负责黄梅戏舞美设计工作,受家庭环境影响,同是身处于黄梅戏行业的严凤英的惨淡结局或许给她埋下了阴影。


  她说,“真正的艺术家是很脆弱很脆弱的,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如果有一个保护她的堡垒,有一把伞,有一个盔甲,能替她挡一挡该多好。”


  马兰在被饱受争议的时候,虽然她自己豁达自然的态度让她自己并没有做出过多解释,但是生而为人,在受到不正确,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的时候,不免心中不快,心中的忌惮也会油然而生。


  那在这时候,丈夫挺身而出,在自己背后支起了屏障,莫不是一种巨大的鼓励。


  在访谈的时候,主持人一直流露出对马兰38岁退出安徽黄梅戏剧院的惋惜,但马兰只是淡淡笑着说了一句,“我觉得我们说的好像有点悲观。”是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那样就可以知道马兰为什么会说出:“余秋雨真是上帝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我的人生因为余秋雨而完整”这句话。


  好像总有人看不惯这段恋情,即使热度下去了,新闻报道上时不时就会出现“婚变”、“离婚”等话题,并且再次引起马兰和余秋雨的讨论。


  


  马兰与余秋雨


  马兰跟丈夫余秋雨又是鲜少接触互联网的,比如余秋雨在采访时说到之前创作《文化苦旅》的时候,他正沉浸在创作故事的大漠风沙,与世隔绝情境里,突然一个充满科技色彩的电话彩铃响了起来,他说:“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正是这种沉浸式的创作方式让夫妻俩没欲望去接触网络,但当苍蝇般的事件逐渐发酵成热门头条后,他俩知道后也只是当成一句笑话。但数已累计下来,原来的嗤之以鼻也会扩大为大无语的情绪。


  原来“与世无争”的夫妻各自发布了两份声明,值得一提的是,里边内容阐述的都不是表达自己对于攻击自己的流言蜚语的痛苦,而是为对方发言,因为心疼对方承受着本不应该有的额外不愉快的情绪,所以要为他排忧解难。


  马兰在声明中说“必须重复一句,若有下辈子,我还会嫁给他。” 势必是对流言蜚语长有力的攻击。


  


  为什么那么多人执着于“离婚”他们因为对于余秋雨和马兰的婚姻,有一种说法是余秋雨是在婚内爱上了马兰,并与第一任妻子李红离婚,这样来说对于第一次婚姻,余秋雨是不忠的。


  李红对于和余秋雨离婚的态度是豁达的,认为没有感情的婚姻没有必要还藏着掖着,不离婚,自己的价值就是变得一文不值,在世间只不过多了一个名人身后无足轻重的女人。遂决定拼事业。这句话不知可否代入对于“婚变”原因的回应。


  但无论如何,我们在网络上作为躲在电脑屏幕后面的人又如何死抓紧打地给他们定罪呢!


  马兰和余秋雨相恋结婚已三十余年,俩人恩爱如初,或许那时在第一任的时候余秋雨与李红的婚姻随着时间的冲刷,刚认识的爱情早就已经消弭。


  余秋雨在第一次婚姻的时候是有错,但不代表他对待每一次婚姻都是“喜新厌旧”。余秋雨在后来的《千禧之旅》一书中有过对他和马兰两人爱情的说法,马兰不仅仅拥有人们都喜欢的美丽的容貌,还拥有古代女子没有的才能跟见识。


  马兰嫁给他,也不仅仅是因为倾慕于他的才华,更多的是志趣相投。


  马兰也曾说“就算没有嫁给他,我也会被他的魅力征服。”


  “我们俩在人生态度、生活方式上非常接近,相当默契。”


  互相吸引的人,被吸引的因素外貌只是最低端的,有趣的灵魂是维系两个相爱的人的最坚固的纽带。


  他们的爱情像磁极的正反两极,终生相吸,以相同的话题、互补的性格就那么互相搀扶了几十年。


  


  当俩人之间的爱情是真爱情的时候,是不会考虑到年龄的问题,经济的条件,相貌的美丑,个子的高矮,等等外在的无关紧要的因素。——罗兰


  外人无须过多评论他们之间的爱情,你可以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可以搜索他们的感情现状。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必添油加醋地为你自己的生活发泄。最基本的真相,真正的爱情是美好的,如果有人不认同,那是因为你还没遇见。


余秋雨和马兰_年龄相差16岁,马兰为什么嫁给余秋雨理由很简单

  文人的爱情和婚姻,历来就是坊间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尤其是“老少配”“劈腿门”之类的奇闻趣事,更是人们喜欢深究的“噱头”。


  余秋雨弃前妻李红,而娶小其16岁的美女演员马兰,便是这样一桩曾让人唾沫飞溅的话题。


  


  可以说,余秋雨自成名起,就一直被“话题”围绕,一度遭受枪林弹雨般的指责,特别是这桩离旧娶新的家庭变故,被骂为“负心汉”“陈世美”甚至“伪君子”。


  然而,数白论黄间,真相究竟如何呢


  一个人的成才,都有艰辛的付出,余秋雨就是如此。


  余秋雨是浙江余姚人,生于1946年,从小好读书,有着求知的欲望和对文字的敏锐感觉, 1963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上山下乡,后进入母校任教。


  勤奋而执著,是余秋雨做一切工作最根本的“敲门砖”,工作如此,后来对文学的追求也是如此。


  


  在那个视知识为毒草的年代,人家都各忙各、各顾各,余秋雨却在如饥似渴地读书,甚至躲在图书馆,偷偷写作《世界戏剧学》这样的理论著述,后来又陆续出版了《中国戏剧史》、《艺术创造学》、《观众心理学》等书,有的成了戏剧学的权威教材。1985年,余秋雨因此被评为上海戏剧学院最年轻的教授,1986年被任命为上海戏剧学院院长。


  一个人的出名,有人说要有机遇,其实,在机遇之前,积累和抉择才是最关键的因素。对此,余秋雨堪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种胆识非常人所能及。


  就在事业如日中天、人人都称羡的时候,1989年,余秋雨却连向上级23次提交辞职书,要求辞去院长一职,好不容易得到批准之后,余秋雨开始了自己的文学创作。当时的文坛,正值中国打开世界之窗数年,大家惊讶于西方文学的魅力,对西方文学顶礼膜拜,迷恋马尔克斯和卡夫卡等现代派,创作了大量“马尔克斯中国化”的作品,很多文学名家如陈忠实、莫言、余华、贾平凹等,就是凭借着这样的作品,迅速走红中国,走向世界的。


  而在这个时候,余秋雨却逆时而动,逆流而行,从上海的大都市,用那双并非修长的双脚,走向了古刹荒山,牌坊楼阁,走向了阳关、敦煌、洞庭、三峡,穿梭于饱含着文化元素的山水之间,走进了历史和文化的深处,一路走,一路思索,一路沉吟,一路创作,一篇篇佳作迭出,于是,就有了后来结集的《文化苦旅》一书。


  《文化苦旅》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迅速风靡全国,此书因此成为了中国目前“印刷量最多的现代华文文学书籍”,余秋雨也一书成名,成为了在中国最著名的江南才子和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华文作家。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每个人因环境和经历的不同,其处世和对待家人的态度也不尽一致。


  余秋雨的第一个妻子叫李红,上海人,曾经是一个梦想戏剧、想做演员的美丽少女,但天不随人愿,报考上海戏剧学院却名落孙山,却因此而认识了负责招生的余秋雨,相互吸引,产生恋情,于1979年与余秋雨结为夫妻,婚后二人育有一女。


  


  二人也算般配,婚姻也不能说不幸福,然而,后来环境的变化,和各人的追求不同,却让二人越走越远。


  当余秋雨决定抛开身上一切光环和丰厚的收入而走向寂寞的戈壁荒山后,家里收入减少,当时李红在棉纺厂工作,收入也低,养家不易,丈夫又成了“苦行僧”,李红只得为家庭寻出路,在这种情况下,1989年,李红辞去了棉纺厂的工作,南下深圳,另谋出路。


  生活逼迫二人天各一方,也逼迫着二人渐行渐远,1992年,李红有一次在清理书桌时,看到了一封余秋雨写给马兰的爱情信,于是,13年的婚姻就此戛然而止。


  李红工人出身,学问不深,作为发妻,心地却极为善良。当她认识到二人的感情已然走到尽头之时,虽然很是纠结,但未作纠缠,此情不再,纠缠有何用此心不再,纠缠有何用所以,她干脆放手,自己专心于事业,走好自己的下半生,也是对自己最好的交待。


  余秋雨成名后,有人曾许以厚利,想借李红作为余秋雨前妻的身份炒作一下,遭到她的断然拒绝,在爱情和婚姻上,又怎能以简单的对与错来评判呢


  我个人觉得,余秋雨对马兰的爱情是真的;


  也觉得,马兰对余秋雨的爱情同样是真的。


  二人结缘,是因为戏剧。


  马兰成名,远远早于余秋雨。


  


  二人相识于1986年。当年的马兰,曾因黄梅戏《女驸马》而一夜成名,后来在电视剧《西游记》中饰演过唐僧母亲,主演过《无事生非》《严凤英》等,曾获梅花奖、金鹰奖、飞天奖等许奖项,是当时中国最著名的黄梅戏新秀。


  很多人认识马兰,是在1984年的央视春节以后,那时的马兰,一绺短发,一袭长裙,恰如一朵清新的兰花。


  作为当红明星,马兰却对余秋雨的才华敬佩不已。


  有一回,一个老艺术家送给马兰一本余秋雨的《艺术创造工程》,并说:“艺术工作者一定要读读这本书。”读了完后,马兰就被余秋雨的睿智和学识深深折服了。


  正是这本书,让24岁的马兰和40岁的余秋雨结了缘。


  才子佳人,多是这种相互敬佩和欣赏开始的,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二虽然有着16岁的年龄差别,但爱情本来就是盲目的,又怎会在乎年龄上的差别呢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都能爱情滋润、婚姻美满,何况马兰与余秋雨不过十余岁之差,且在事业上相互欣赏呀,所以,后来马兰对余秋雨的二婚身份都丝毫也不介意了。


  1992年,余秋雨和马兰再建家庭,结成了夫妻。


  如今,二人结婚都已20多年了,依然恩恩爱爱,爱恋如初。


  马兰曾说:“我觉得他(余秋雨)真是上帝给我最珍贵的礼物,我的人生因他而完美。”


  每一对情侣都有走到一起的缘由,每一对夫妻都有天长地久的原因。


  我相信,这就是爱吧。


  马兰和余秋雨的爱情婚姻很美满,我丝毫也不想掩饰对这种美满的欣赏。


余秋雨和马兰_揭秘余秋雨另一面:弃13年糟糠妻,娶小16岁新欢,前妻怒斥伪君子

  大家好,我今天百忙之中抽空给大家带来以下这篇文章,欢迎大家一起品鉴!


  2009年,余秋雨和80后美女作家张丽华传出绯闻,爆料大王宋祖德甚至连细节都描绘出来了,称余秋雨和美女作家是在上海私会的。消息传出来后,余秋雨没有做任何解释,倒是妻子马兰忍不住出来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编造出这样的文字,那些无聊的造谣者,太无聊!”


  事情爆发之后,有人心疼马兰替丈夫遮掩,怪可怜的。也有人讥讽,余秋雨前妻李红知道的话,应该会很开心。


  


  现在的人很少知道,余秋雨的第一任妻子是李红,余秋雨字个人介绍中,早已抹去了这个名字。李红是一个陪余光中走过低迷日子后,却被甩到了身后的可怜女人。


  1991年,余秋雨决心开创新的世界,便辞去工作,投入到文化创作中。他游历各个名胜遗址,最终集结成那本让他名声大振的《文化苦旅》。在这个旅程中,文化的是余秋雨,苦的是妻子李红。她苦苦支撑,照顾孩子。丈夫没了工作,自己照顾孩子同时,还要兼顾赚钱的任务。


  


  还好,余秋雨成功了,李红只要这样想着,就会觉得一切都值得。没想到,李红的付出余秋雨感受不到,因为他已经把目光放到别的女人身上了。1992年,李红忍痛和余秋雨离婚,同年,余秋雨就和现任妻子马兰结婚了。


  马兰是谁一个漂亮的,崇拜余秋雨的女演员。观众应该也熟悉她,马兰曾经在《西游记》里扮演唐僧的母亲,还参加过几次春晚。她烫着云朵头,一席粉色纱裙,在舞台上摆出黄梅戏身段,不知吸引了多少人。即便是文化人余秋雨,也不能免俗。人对美好的事物没有抵抗力。


  


  余秋雨只看得见小年轻的美好,难道忘了李红刚嫁过来时,也曾年轻美好,也曾比马兰还美丽。李红如果不和余秋雨结婚,也许站在春晚舞台的人会是她。李红学的是戏剧表演专业,她一心相当演员,但是认识余秋雨后,为了更好的照顾他而当起了家庭主妇。李红以为当家庭主妇是幸福生活的起点,哪知道最后一无所有。


  李红付出这么多,最在乎的就是丈夫为什么要离婚,是自己做出了什么吗打开抽屉看到一封信后,她明白了,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原来马兰仰慕余秋雨很久了,在没见到余秋雨之前,余秋雨的《艺术创造工程》都快被她翻烂了。等到两人正式见面时,马兰被余秋雨的气质折服了。两人明明差了16岁,不是一个辈分的人,马兰却感到两人心靠的很近,没有距离感。


  


  李红离开了,这一次她带着孩子来到深圳谋求发展。2刚开始,她干过销售、做过导游,只要能养家的活,她都敢。上天是不会亏待善良努力的人的,终于李红存够了钱,2003年和朋友在深圳开了个健身房,又买了房子。李红的生活走上了正轨,她有最爱的父母陪着,有永远不会抛弃她的女儿。


  马兰和余秋雨结婚之后,日子过得很滋润。唯一不足的就是,她和余秋雨是不是会传出离婚的消息,要不然就是余秋雨的绯闻。每次马兰都会积极告诉大家,两人关系很好。马兰曾经这样描述两人的婚姻,“红木家具,越老越有家”。有李红的前车之鉴,马兰怎么这么有自信呢


  


  大众对马兰和余秋雨婚姻非议,还有一点就是两人年纪相差太大了。对此,马兰曾经这样描述两人关系“其实在心理年龄上,我们俩是差不多的。秋雨有时候更像个孩子似的,我们俩在人生态度、生活方式上非常接近,相当默契。”


  马兰对婚姻充满了信心,这是网络上流传出一则李红写得文章,标题叫《我的流氓前夫余秋雨》。文中描述的余秋雨是个伪君子,更是宣城“总有一种禽兽穿戴衣冠,总有一种帮凶强挤眼泪,总有一种流氓自称大师”。连前妻都出来指责余秋雨,不知道马兰是否能继续自信下去。


  


  李红倒是骂痛快了,不少网友却开始指责她来。两人既然已经分开了,最好不少互相打扰了。还有人则力挺李红,有怨恨想表达出来很正常。你认为呢

余秋雨和马兰_余秋雨马兰_马兰:余秋雨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38岁前


  或许年轻一代的人已经不认识她了,或许也淡忘了她参演的一部部戏,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备案成剧,即使在82年开拍,86年上映,但在新世纪出生的我们在孩童时期,就喜欢把遥控器调到CCTV频道,在炎热的夏天,吃着冰镇西瓜,在大摇头扇下为毛猴子和猪八戒之间的斗嘴而欢快的大笑。


  不管看过多少遍,但还是觉得看不够。在这部“老少通吃”的剧中,她也参演了,或许还记得唐僧的母亲吗


  也就是大臣殷开山的女儿殷温娇。她就是黄梅戏演员马兰饰演的。书中说殷温娇“面如满月,眼似秋波,樱桃小口,绿柳蛮腰",这句话我认为形容马兰年轻的时候也不为过。


  


  马兰《西游记》剧照


  马兰是安徽人,1980年从安徽艺术学院毕业后就职于安徽省黄梅戏剧院。与吴琼、杨俊、吴亚玲、袁玫被称为黄梅戏“五朵金花”。能被大众冠以这样的盛誉,就能知道马兰他们唱腔和表演艺术在黄梅戏之中来说,是多么珍贵的。


  因为马兰将饰演人物的性格和形象表演得活灵活现,加上她对自己声音技巧性地把控,给观众带来的是一场视听性的盛宴,所以在这忙碌喧哗的世界里,欣赏者将这一场盛宴当作是对自己的告慰,从中获得短暂地安宁。


  这也可以解释马兰为什么会家喻户晓的理由。


  


  马兰黄梅戏剧照


  机会总是青睐于有准备的人,在1981年12月,马兰在香港演出《女驸马》一炮走红。单说剧名可能大家都不熟悉,但是“为救李朗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新鲜……”。


  朗朗上口的旋律熟悉到让我们这些出生在新世纪的人充满问号,因为按道理来说马兰这歌太久远了,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是很难接触到的歌曲。或许在某个地方,大妈大爷还在用播放机播放着《女驸马》,给路过的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自此之后,她的演艺之路高歌猛进,用当代演艺圈的话语来说是通告不断。或许有人会说一个艺人最重要的是用奖项来证明实力,她也做到了。


  1987年获得第四届中国戏剧奖。


  1987年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


  1988年获得第8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女主角奖。


  1988年获得第6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女演员奖等。


  


  马兰


  在38岁那年,马兰离开了安徽。现与丈夫余秋雨定居于上海。现在的我们看来,这是一段才男佳女的绝配婚姻,但在上世纪末,外界的闲言碎语不断充斥着这段姻缘。


  马兰和余秋雨的年龄相差16岁,那时恰逢马兰风华正茂,并且是以演员活跃在大众的娱乐时光里,所以这段“叔侄恋”无疑是足以登榜各大新闻社排版的事件,马兰并没有理会外界的纷纷扰扰,反而举手投足都让人觉得她格外幸福,她也并没有因为一些不好的议论而后悔这段婚事。


  在和李红离婚后,余秋雨很快便与马兰结婚了。


  在2000年的时候,马兰离开了安徽,那时大家都以为跟很多女明星一样,结婚后就淡出了。


  但在2006年的时候,一篇名为《马兰离开安徽的真相》的文章在博客上发布,文章提到马兰是被迫退出安徽的,并要求安徽省黄梅戏剧院发还马兰被扣押的人事档案。


  这一新闻立马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都想知道马兰究竟为什么会离开风头正盛的安徽,为什么离开后就鲜少演戏出作品了


  


  余秋雨


  对于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来说,这是让它处于矛盾的浪尖上。公众的广泛讨论让安徽黄梅戏剧院发布了《如鲠在喉,一吐为快》进行反驳。在这分不清孰是孰非之间,丈夫余秋雨力挺马兰,他说马兰心中无恨,因为她不必再重复严凤英的后路。


  我觉得马兰也活得更开心了,在不如意的工作环境下,即使再喜欢这一门事业,自己的心态也必会受到严厉的考验。


  余秋雨曾被记者问过是否结婚后把马兰雪藏了,余秋雨说他很支持妻子马兰重登舞台演出,但是由于市场的不公平机制,让她觉得没戏可以演了,那为什么还要呆在那里,并不是因为和余秋雨结婚而淡出视野。


  在这里,余秋雨不仅仅是一个丈夫的角色,还是一个懂她,敬她的一个知己的角色。


  苏轼说,长相知,才能不相疑;不相疑,才能长相知。余秋雨始终相信马兰,站在马兰的这一边。


  


  余秋雨接受采访


  在一次访谈里面,访谈内容说到前辈严凤英在38岁正值大好时光,风光无限的事业期的时候,她却吞下100颗助眠药自杀了。


  那时,马兰才9岁,马兰的母亲也是从事于黄梅戏的演员,父亲负责黄梅戏舞美设计工作,受家庭环境影响,同是身处于黄梅戏行业的严凤英的惨淡结局或许给她埋下了阴影。


  她说,“真正的艺术家是很脆弱很脆弱的,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如果有一个保护她的堡垒,有一把伞,有一个盔甲,能替她挡一挡该多好。”


  马兰在被饱受争议的时候,虽然她自己豁达自然的态度让她自己并没有做出过多解释,但是生而为人,在受到不正确,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的时候,不免心中不快,心中的忌惮也会油然而生。


  那在这时候,丈夫挺身而出,在自己背后支起了屏障,莫不是一种巨大的鼓励。


  在访谈的时候,主持人一直流露出对马兰38岁退出安徽黄梅戏剧院的惋惜,但马兰只是淡淡笑着说了一句,“我觉得我们说的好像有点悲观。”是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那样就可以知道马兰为什么会说出:“余秋雨真是上帝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我的人生因为余秋雨而完整”这句话。


  好像总有人看不惯这段恋情,即使热度下去了,新闻报道上时不时就会出现“婚变”、“离婚”等话题,并且再次引起马兰和余秋雨的讨论。


  


  马兰与余秋雨


  马兰跟丈夫余秋雨又是鲜少接触互联网的,比如余秋雨在采访时说到之前创作《文化苦旅》的时候,他正沉浸在创作故事的大漠风沙,与世隔绝情境里,突然一个充满科技色彩的电话彩铃响了起来,他说:“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正是这种沉浸式的创作方式让夫妻俩没欲望去接触网络,但当苍蝇般的事件逐渐发酵成热门头条后,他俩知道后也只是当成一句笑话。但数已累计下来,原来的嗤之以鼻也会扩大为大无语的情绪。


  原来“与世无争”的夫妻各自发布了两份声明,值得一提的是,里边内容阐述的都不是表达自己对于攻击自己的流言蜚语的痛苦,而是为对方发言,因为心疼对方承受着本不应该有的额外不愉快的情绪,所以要为他排忧解难。


  马兰在声明中说“必须重复一句,若有下辈子,我还会嫁给他。” 势必是对流言蜚语长有力的攻击。


  


  为什么那么多人执着于“离婚”他们因为对于余秋雨和马兰的婚姻,有一种说法是余秋雨是在婚内爱上了马兰,并与第一任妻子李红离婚,这样来说对于第一次婚姻,余秋雨是不忠的。


  李红对于和余秋雨离婚的态度是豁达的,认为没有感情的婚姻没有必要还藏着掖着,不离婚,自己的价值就是变得一文不值,在世间只不过多了一个名人身后无足轻重的女人。遂决定拼事业。这句话不知可否代入对于“婚变”原因的回应。


  但无论如何,我们在网络上作为躲在电脑屏幕后面的人又如何死抓紧打地给他们定罪呢!


  马兰和余秋雨相恋结婚已三十余年,俩人恩爱如初,或许那时在第一任的时候余秋雨与李红的婚姻随着时间的冲刷,刚认识的爱情早就已经消弭。


  余秋雨在第一次婚姻的时候是有错,但不代表他对待每一次婚姻都是“喜新厌旧”。余秋雨在后来的《千禧之旅》一书中有过对他和马兰两人爱情的说法,马兰不仅仅拥有人们都喜欢的美丽的容貌,还拥有古代女子没有的才能跟见识。


  马兰嫁给他,也不仅仅是因为倾慕于他的才华,更多的是志趣相投。


  马兰也曾说“就算没有嫁给他,我也会被他的魅力征服。”


  “我们俩在人生态度、生活方式上非常接近,相当默契。”


  互相吸引的人,被吸引的因素外貌只是最低端的,有趣的灵魂是维系两个相爱的人的最坚固的纽带。


  他们的爱情像磁极的正反两极,终生相吸,以相同的话题、互补的性格就那么互相搀扶了几十年。


  


  当俩人之间的爱情是真爱情的时候,是不会考虑到年龄的问题,经济的条件,相貌的美丑,个子的高矮,等等外在的无关紧要的因素。——罗兰


  外人无须过多评论他们之间的爱情,你可以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可以搜索他们的感情现状。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必添油加醋地为你自己的生活发泄。最基本的真相,真正的爱情是美好的,如果有人不认同,那是因为你还没遇见。


余秋雨马兰_年龄相差16岁,马兰为什么嫁给余秋雨理由很简单

  文人的爱情和婚姻,历来就是坊间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尤其是“老少配”“劈腿门”之类的奇闻趣事,更是人们喜欢深究的“噱头”。


  余秋雨弃前妻李红,而娶小其16岁的美女演员马兰,便是这样一桩曾让人唾沫飞溅的话题。


  


  可以说,余秋雨自成名起,就一直被“话题”围绕,一度遭受枪林弹雨般的指责,特别是这桩离旧娶新的家庭变故,被骂为“负心汉”“陈世美”甚至“伪君子”。


  然而,数白论黄间,真相究竟如何呢


  一个人的成才,都有艰辛的付出,余秋雨就是如此。


  余秋雨是浙江余姚人,生于1946年,从小好读书,有着求知的欲望和对文字的敏锐感觉, 1963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上山下乡,后进入母校任教。


  勤奋而执著,是余秋雨做一切工作最根本的“敲门砖”,工作如此,后来对文学的追求也是如此。


  


  在那个视知识为毒草的年代,人家都各忙各、各顾各,余秋雨却在如饥似渴地读书,甚至躲在图书馆,偷偷写作《世界戏剧学》这样的理论著述,后来又陆续出版了《中国戏剧史》、《艺术创造学》、《观众心理学》等书,有的成了戏剧学的权威教材。1985年,余秋雨因此被评为上海戏剧学院最年轻的教授,1986年被任命为上海戏剧学院院长。


  一个人的出名,有人说要有机遇,其实,在机遇之前,积累和抉择才是最关键的因素。对此,余秋雨堪称“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种胆识非常人所能及。


  就在事业如日中天、人人都称羡的时候,1989年,余秋雨却连向上级23次提交辞职书,要求辞去院长一职,好不容易得到批准之后,余秋雨开始了自己的文学创作。当时的文坛,正值中国打开世界之窗数年,大家惊讶于西方文学的魅力,对西方文学顶礼膜拜,迷恋马尔克斯和卡夫卡等现代派,创作了大量“马尔克斯中国化”的作品,很多文学名家如陈忠实、莫言、余华、贾平凹等,就是凭借着这样的作品,迅速走红中国,走向世界的。


  而在这个时候,余秋雨却逆时而动,逆流而行,从上海的大都市,用那双并非修长的双脚,走向了古刹荒山,牌坊楼阁,走向了阳关、敦煌、洞庭、三峡,穿梭于饱含着文化元素的山水之间,走进了历史和文化的深处,一路走,一路思索,一路沉吟,一路创作,一篇篇佳作迭出,于是,就有了后来结集的《文化苦旅》一书。


  《文化苦旅》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迅速风靡全国,此书因此成为了中国目前“印刷量最多的现代华文文学书籍”,余秋雨也一书成名,成为了在中国最著名的江南才子和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华文作家。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每个人因环境和经历的不同,其处世和对待家人的态度也不尽一致。


  余秋雨的第一个妻子叫李红,上海人,曾经是一个梦想戏剧、想做演员的美丽少女,但天不随人愿,报考上海戏剧学院却名落孙山,却因此而认识了负责招生的余秋雨,相互吸引,产生恋情,于1979年与余秋雨结为夫妻,婚后二人育有一女。


  


  二人也算般配,婚姻也不能说不幸福,然而,后来环境的变化,和各人的追求不同,却让二人越走越远。


  当余秋雨决定抛开身上一切光环和丰厚的收入而走向寂寞的戈壁荒山后,家里收入减少,当时李红在棉纺厂工作,收入也低,养家不易,丈夫又成了“苦行僧”,李红只得为家庭寻出路,在这种情况下,1989年,李红辞去了棉纺厂的工作,南下深圳,另谋出路。


  生活逼迫二人天各一方,也逼迫着二人渐行渐远,1992年,李红有一次在清理书桌时,看到了一封余秋雨写给马兰的爱情信,于是,13年的婚姻就此戛然而止。


  李红工人出身,学问不深,作为发妻,心地却极为善良。当她认识到二人的感情已然走到尽头之时,虽然很是纠结,但未作纠缠,此情不再,纠缠有何用此心不再,纠缠有何用所以,她干脆放手,自己专心于事业,走好自己的下半生,也是对自己最好的交待。


  余秋雨成名后,有人曾许以厚利,想借李红作为余秋雨前妻的身份炒作一下,遭到她的断然拒绝,在爱情和婚姻上,又怎能以简单的对与错来评判呢


  我个人觉得,余秋雨对马兰的爱情是真的;


  也觉得,马兰对余秋雨的爱情同样是真的。


  二人结缘,是因为戏剧。


  马兰成名,远远早于余秋雨。


  


  二人相识于1986年。当年的马兰,曾因黄梅戏《女驸马》而一夜成名,后来在电视剧《西游记》中饰演过唐僧母亲,主演过《无事生非》《严凤英》等,曾获梅花奖、金鹰奖、飞天奖等许奖项,是当时中国最著名的黄梅戏新秀。


  很多人认识马兰,是在1984年的央视春节以后,那时的马兰,一绺短发,一袭长裙,恰如一朵清新的兰花。


  作为当红明星,马兰却对余秋雨的才华敬佩不已。


  有一回,一个老艺术家送给马兰一本余秋雨的《艺术创造工程》,并说:“艺术工作者一定要读读这本书。”读了完后,马兰就被余秋雨的睿智和学识深深折服了。


  正是这本书,让24岁的马兰和40岁的余秋雨结了缘。


  才子佳人,多是这种相互敬佩和欣赏开始的,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二虽然有着16岁的年龄差别,但爱情本来就是盲目的,又怎会在乎年龄上的差别呢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都能爱情滋润、婚姻美满,何况马兰与余秋雨不过十余岁之差,且在事业上相互欣赏呀,所以,后来马兰对余秋雨的二婚身份都丝毫也不介意了。


  1992年,余秋雨和马兰再建家庭,结成了夫妻。


  如今,二人结婚都已20多年了,依然恩恩爱爱,爱恋如初。


  马兰曾说:“我觉得他(余秋雨)真是上帝给我最珍贵的礼物,我的人生因他而完美。”


  每一对情侣都有走到一起的缘由,每一对夫妻都有天长地久的原因。


  我相信,这就是爱吧。


  马兰和余秋雨的爱情婚姻很美满,我丝毫也不想掩饰对这种美满的欣赏。


余秋雨马兰_揭秘余秋雨另一面:弃13年糟糠妻,娶小16岁新欢,前妻怒斥伪君子

  大家好,我今天百忙之中抽空给大家带来以下这篇文章,欢迎大家一起品鉴!


  2009年,余秋雨和80后美女作家张丽华传出绯闻,爆料大王宋祖德甚至连细节都描绘出来了,称余秋雨和美女作家是在上海私会的。消息传出来后,余秋雨没有做任何解释,倒是妻子马兰忍不住出来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编造出这样的文字,那些无聊的造谣者,太无聊!”


  事情爆发之后,有人心疼马兰替丈夫遮掩,怪可怜的。也有人讥讽,余秋雨前妻李红知道的话,应该会很开心。


  


  现在的人很少知道,余秋雨的第一任妻子是李红,余秋雨字个人介绍中,早已抹去了这个名字。李红是一个陪余光中走过低迷日子后,却被甩到了身后的可怜女人。


  1991年,余秋雨决心开创新的世界,便辞去工作,投入到文化创作中。他游历各个名胜遗址,最终集结成那本让他名声大振的《文化苦旅》。在这个旅程中,文化的是余秋雨,苦的是妻子李红。她苦苦支撑,照顾孩子。丈夫没了工作,自己照顾孩子同时,还要兼顾赚钱的任务。


  


  还好,余秋雨成功了,李红只要这样想着,就会觉得一切都值得。没想到,李红的付出余秋雨感受不到,因为他已经把目光放到别的女人身上了。1992年,李红忍痛和余秋雨离婚,同年,余秋雨就和现任妻子马兰结婚了。


  马兰是谁一个漂亮的,崇拜余秋雨的女演员。观众应该也熟悉她,马兰曾经在《西游记》里扮演唐僧的母亲,还参加过几次春晚。她烫着云朵头,一席粉色纱裙,在舞台上摆出黄梅戏身段,不知吸引了多少人。即便是文化人余秋雨,也不能免俗。人对美好的事物没有抵抗力。


  


  余秋雨只看得见小年轻的美好,难道忘了李红刚嫁过来时,也曾年轻美好,也曾比马兰还美丽。李红如果不和余秋雨结婚,也许站在春晚舞台的人会是她。李红学的是戏剧表演专业,她一心相当演员,但是认识余秋雨后,为了更好的照顾他而当起了家庭主妇。李红以为当家庭主妇是幸福生活的起点,哪知道最后一无所有。


  李红付出这么多,最在乎的就是丈夫为什么要离婚,是自己做出了什么吗打开抽屉看到一封信后,她明白了,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原来马兰仰慕余秋雨很久了,在没见到余秋雨之前,余秋雨的《艺术创造工程》都快被她翻烂了。等到两人正式见面时,马兰被余秋雨的气质折服了。两人明明差了16岁,不是一个辈分的人,马兰却感到两人心靠的很近,没有距离感。


  


  李红离开了,这一次她带着孩子来到深圳谋求发展。2刚开始,她干过销售、做过导游,只要能养家的活,她都敢。上天是不会亏待善良努力的人的,终于李红存够了钱,2003年和朋友在深圳开了个健身房,又买了房子。李红的生活走上了正轨,她有最爱的父母陪着,有永远不会抛弃她的女儿。


  马兰和余秋雨结婚之后,日子过得很滋润。唯一不足的就是,她和余秋雨是不是会传出离婚的消息,要不然就是余秋雨的绯闻。每次马兰都会积极告诉大家,两人关系很好。马兰曾经这样描述两人的婚姻,“红木家具,越老越有家”。有李红的前车之鉴,马兰怎么这么有自信呢


  


  大众对马兰和余秋雨婚姻非议,还有一点就是两人年纪相差太大了。对此,马兰曾经这样描述两人关系“其实在心理年龄上,我们俩是差不多的。秋雨有时候更像个孩子似的,我们俩在人生态度、生活方式上非常接近,相当默契。”


  马兰对婚姻充满了信心,这是网络上流传出一则李红写得文章,标题叫《我的流氓前夫余秋雨》。文中描述的余秋雨是个伪君子,更是宣城“总有一种禽兽穿戴衣冠,总有一种帮凶强挤眼泪,总有一种流氓自称大师”。连前妻都出来指责余秋雨,不知道马兰是否能继续自信下去。


  


  李红倒是骂痛快了,不少网友却开始指责她来。两人既然已经分开了,最好不少互相打扰了。还有人则力挺李红,有怨恨想表达出来很正常。你认为呢

余秋雨和马兰_马兰:余秋雨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在当今中国文坛至今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像余秋雨先生那样有争议,其实最初的争议的点就在于余秋雨有没有在特殊年代作过政府的代笔者,有没有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违心的话,去攻击某某人士,讨好某某势力。其实从现在的角度来看,这一问题并不会引起太大的风浪,况且在特殊年代,有几个人不是刽子手。
先不讨论余秋雨是不是某某余孽,我想现在的社会还真有不少余孽,他们当时一直跑在前头去整人,现在仍然在发表言论“问心无愧”,但这些余孽名声太小,即使是一些极端言论,也没有人在意。但是余秋雨先生早就声名大噪,他经历了整个时代,不管干不干净,只要能提出关于他的爆炸性的消息就足以引人眼目,无非是想借此来为自己出名。
例如,专门去黑余秋雨先生的那几个人,从网上就可以查到他们,在余秋雨的回忆录里《借我一生》也有所提及,当然你也可以找到他们给余秋雨拍马屁的文章,当然也可以找到后来他们黑余秋雨的文章。我觉得他们在余秋雨在当院长的时候去拍马屁,辞职之后又去黑人家,先不管真假,这些人的人品确实不让人恭维。例如还有那个什么北大才子余杰,他的攻击余秋雨先生的文章,完全是抄袭张育仁的作品,并引来张育仁的指控。
而当下的中国,人民的戾气很重,由于国内的贫富差距悬殊,人们的潜意识都在仇富、仇官、仇名人,所以听风就是雨,只要有猜测,在民众的心中就以为是坐实了的证据。例如最近华谊兄弟逃税问题,吃瓜群众是不看证据的,因为他们对权威失去了信任。这个问题,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我在这里不下判断。而余秋雨作为名人,有人怀疑他在特殊时代有人品问题,很多平民当然会对此怀疑,不管有没有证据,哪怕有证据说他没问题,人们还是不会相信,因为人们已经对权威失去了信任,就像鸵鸟把头钻到沙子里,不听不听,只相信自己的猜测。
那么余秋雨到底有没有问题呢?这个问题如果说的够深,那就会涉及到信仰问题,在基督教看来,所有的人不但都有问题,而且都是罪人。即便余秋雨没有那些攻击他的人所说的问题,但他肯定有别的问题,但是在回忆录《借我一生》里,他写的全是自己以及家人好的一方面,没有对自己的反思,这在回忆录里,让然看的会觉得缺少真诚。而我们看到西方文人卢梭的《忏悔录》的时候,难免会觉得余他不够真诚,我觉得这是中华文化的问题,中华文化自古文人清高,而余就有这样一股清高气。所以他既瞧不起那群人,也不可能替他们摇旗呐喊,况且余秋雨的父亲一直在受着那群人的迫害和监禁。
总体而言,如果从特殊时期的问题来攻击余秋雨,我觉得这是不地道的,因为他在那时做到了绝大多数做不到的正直,但是如果从别的问题上来说,那么余自然是有问题的,他不够谦虚,过于清高,用苏格拉底的话说是没有认识自己。只是我们更应该做的不是批评别人,而是“认识自己”、批评自己,况且这样一个有才气的文人,应该尊重他。

上一篇:爱枣阳网_襄州公安侦破以“恋爱”为名实施诈骗系列案件
下一篇:中百仓储_中百仓储_中百仓储将合并中百超市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TAG标签